金秋田头看农事,一根甘蔗吃干榨净

广西象州,糖蔗还在最后剥叶;安徽潜山,水稻已经一片金黄;江苏宝应,大闸蟹刚刚开始上市。大江南北渐入金秋,丰收的景象涌现在田间地头。精准扶贫、乡村振兴、农业现代化……党的一系列兴农富农举措,让农村呈现新面貌。首个“中国农民丰收节”来临之际,新华社记者探访了东中西部三个丰收村,看丰收景象,听丰收心声,话丰收远景。丰收的喜悦写在脸上什么是丰收?58岁的农民卢运生站在田埂上,左手边是绿油油的瓜蒌,右手边是黄灿灿的稻田,中间的他对着记者咧嘴在笑。答案写在他那张沧桑却平静的脸上。“一亩瓜蒌能产200斤干籽,一斤能卖20块。根和皮一斤能卖8块多。今年种了300亩,按照去年的行情,刨除成本,20万元没问题。”这位种植大户算起了今年的丰收账。卢运生所在的丰收村位于安徽省潜山县王河镇。村党总支书记汪杰明说,今年全村预计水稻收成3000亩,亩产1300斤;瓜蒌1000亩,亩产200斤。走进广西象州县马坪镇丰收村,连片的糖蔗又高又直,柚子、砂糖橘压弯了枝头……如此景象,让人想不到这是一个深度贫困村。去年脱贫的杨乃行和妻子早上6点就到地里剥蔗叶。糖蔗马上要成熟,剥叶能长得更好。“现在政策好,只要勤快点,生活总会变好的。”去年,他获得了上万元产业发展等各类扶贫资金,种了25亩甘蔗、7亩优质稻,还养了两头牛,成功脱贫。“现在村里几乎没有闲田,很多人还到附近包地种。”村党总支书记唐田说,利用扶贫政策发展多元产业,今年全村预计脱贫111户477人,将甩掉深度贫困的“帽子”。紧靠京杭大运河的江苏省宝应县夏集镇丰收村,3600多亩土地中有2200多亩是蟹塘。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偶尔跳起的鱼,让人可以想象塘底蕴藏的丰收气息。55岁的养殖大户陈寿春刚从上海、无锡跑市场回来,大闸蟹的销路基本打通了。今年大闸蟹每亩增收20斤,他打算直接到城里搞批发门市,减少中间环节,价格也能卖得更高。丰收的背后是政策支撑丰收的路子多种多样,丰收背后却有共同的原因。基础设施搞好了,科技水平提高了,产业融合起来了,丰收村丰收的成色越来越足。安徽潜山和广西象州的两个丰收村都曾饱受水患。为防涝抗旱,前者斥资修建水利站,对今年农业丰收发挥了重要作用;后者实施了疏浚河道等措施,也迎来了丰收年。两年前,象州的丰收村建“双高”糖料蔗基地,糖蔗种植间距要从90厘米拉大到1.2米,很多种植户心生疑虑,“少种不会减产吗?”为打消村民疑虑,政府免费提供机器深耕服务和高糖蔗种,还组织村民外出考察。一年后,糖蔗亩产量从之前的五六吨提高到七八吨,种植大户杨祖权连连称好,“现在一根蔗顶过去的两根!”驻村“第一书记”黄维介绍,“双高”基地建设以来,村里甘蔗种植面积增加了500亩,产量增加了5000吨。安徽潜山丰收村注重农业规模化,建立了6家专业合作社,圩里95%土地都已发包。龙头产业瓜蒌种植得到大力扶持。休闲观光农业、绿色农业、创意农业等多种业态并存,推动农业多功能延伸。借助乡村振兴战略提供的创业扶持政策支撑,江苏宝应丰收村正从传统种养向园艺花木、农家乐等第三产业拓展。村党支部书记胡桂林说,全村20家农家乐一年的经营收入就有600多万元,成为村民增收的重要渠道。期盼丰收梦越来越甜不仅农产品丰收,丰收村在精神层面也越发富足。村民们的丰收梦越来越甜。水泥路、篮球场、大戏台……走进三个丰收村,记者看到这些设施都已是标配。在安徽潜山丰收村,5600平方米的活动广场、120平方米的大舞台成了农民文化乐园。农家书屋里,村民产小平正津津有味地看着《李白外传》。“以前,吃过饭我就要上麻将桌。”产小平打趣说,“农家书屋可拆散了不少牌友啊!”在广西象州丰收村,每天晚上灯光球场上都会聚起打乒乓球、跳广场舞的人。午饭后,杨祖权常会约其他村民一起到附近镇上喝奶茶、咖啡聊天,这在丰收村已经成了一种流行风尚。吃饱了肚子,有了更高的追求,丰收村的人们盼望着丰收能够继续,从风调雨顺时的“小丰收”走向长长久久的“大丰收”。丰收还要产业更可靠。为扩大增收渠道,广西象州丰收村的村民正尝试种植沃柑、山楂等多种水果。江苏宝应丰收村,陈寿春还在忙着搭建网上销售平台,以解决销路问题。他们都希望得到更多技术指导和市场引导,让增产实实在在变为增收,让丰收货真价实。丰收需要更多年轻人回村来。少了年轻人,丰收村如何继续丰收?三个丰收村都在积极争取政策,鼓励青年返乡创业。“叫丰收,就要不断真丰收!”广西象州丰收村村委会主任杨乃逢说,真丰收要靠大家继续扎根农村,找准症结、研究办法、解决问题,一步一个脚印奋斗出来。

新华社南宁2月8日电 题:广西崇左:一根甘蔗吃干榨净“甜蜜事业”富了乡亲

“甘蔗卖到糖厂,蔗尾留作种子,蔗叶卖给饲料厂,一根甘蔗我能有3个吃法。”临近春节,广西崇左市江州区新和镇作字村顿垌屯的村民苏绍军正在地里采收甘蔗。一年下来,他家种植甘蔗有3万元左右的收入。

广西糖料蔗和食糖产量连续10多年占全国总产量的60%左右,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糖罐子”。江州区地处广西西南部,是蔗糖生产大县,共37万人,其中农业人口26万人。尽管不是贫困县,江州区扶贫的担子却并不轻。

目前,江州区有贫困村36个,原有贫困户11416户,如今还有5562户未脱贫。“江州区的贫困乡亲,大多分布在条件恶劣、缺水少土的偏远山区,贫困程度深、发展能力弱。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江州区委常委、副区长徐毅说,江州区是传统农业县区,自有财力有限,要按上级要求在2018年全部脱贫“摘帽”,压力不小。

江州区深知,打造出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才是夯实贫困户脱贫的长久之计。然而,产业那么多,具体选哪个?江州区决定,保持定力,把发展产业的重心放到有种植基础的甘蔗上来,做出特色与优势。

当地扶贫干部介绍,江州区把蔗糖产业转型与产业扶贫统筹谋划,把脱贫攻坚融入甘蔗生产种植、加工、综合利用的全过程,形成“全产业链”扶贫态势。

甘蔗的种植是“第一车间”。江州区把甘蔗“双高”基地建设作为重要的扶贫项目。

在新和镇卜花村郡造屯甘蔗“双高”基地,记者看到一片茂密的甘蔗林,翠绿挺拔,一眼望不到边。负责人赵建龙说:“基地目前已经基本实现生产规模化、种植良种化、生产机械化和水利现代化的‘四化’标准,预计甘蔗亩产在8吨上下。”

同是一片地,在“看天吃饭”的以前,甘蔗亩产仅4吨。增量从何来?赵建龙指着遍布蔗地的水管说:“饿了渴了,水肥一体滴灌;遭害虫了,无人机喷药。”

截至目前,江州区先后引导农民成立726家专业合作社,完成“双高”基地建设35万亩,“贫困户以‘政府+糖企+合作社+贫困户’等模式参与‘双高’基地建设,通过土地流转、基地务工、亩产增收等方式,分享红利。”

制糖企业是“第二车间”。“一方面,我们扶优做强制糖企业,鼓励企业兼并重组,发展酵母、造纸、生物有机肥等糖业循环经济,拉长产业链条。另一方面,引导企业通过蔗区道路建设、结对帮扶、优先聘用贫困户到企业工作等方式,反哺农民。”徐毅介绍。

变废为宝,甘蔗的综合利用是“第三车间”。记者看到,在新和镇湘桂糖厂附近,分布着酵母厂、肥料厂、造纸厂、饲料厂,当值榨季,一辆辆货车进出其中。

“甘蔗榨糖,蔗渣造纸,蔗叶、制糖滤泥开发成有机肥,废蜜糖生产酵母,废水处理后灌溉农田,江州区在传统甘蔗产业上打造了一条循环经济产业链。”当地扶贫干部说。

江州区的甘蔗尾梢年产量达150万吨以上。以往,如何处理成堆尾梢,最令蔗农头疼,往往只能烧掉或堆埋沤肥。后来,江州区发现,甘蔗尾梢经过切割、发酵、降解后,竟是上好的饲料。大唐、大华等农业企业纷至沓来,搞起了生物饲料和肉牛、肉羊养殖,也带动了当地农户养殖业的发展。

经过“三个车间”的锤炼,一根甘蔗,吃干榨净,农民增收,有了底气。

“围绕蔗糖产业,做好‘甜蜜文章’,实施‘全产业链’扶贫,通过产业转型、扶贫模式等要素大胆创新,充分调动了企业反哺扶贫的积极性、贫困户自我发展的主动性。”江州区委书记农化说,对完成脱贫攻坚任务,江州区充满信心。

本文由足球外围官网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金秋田头看农事,一根甘蔗吃干榨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